2008年8月31日星期日

改編之後

教育界不是每天都是陽光、積極的故事……

今天早上終於決定替那批同事改當值表。
之後把修改版傳送出去,以為可以結束。
不料,晚上開了電郵一看,發現同事的回覆如下:

「多謝你的幫忙,增添你的工作,非常抱歉!
但我發現星期四,XXX要帶頗遠路程,而當天放學後她需要XXX訓練,可否再調一調呢?而星期一XXX同XXX,她們帶同一隊XXX,可否安排她們其中一人在禮堂當值,又或者調第二日當值,否則她們那隊XXX無人看管。」


其實禮堂的學生是不會沒人看管的,因為有其他當值老師,況且,作為總負責老師,自己當日就不用當值,那何不自己去協助手下「看管」?要老師利用照顧所有學生的當值時間,來「看管」自己的XXX隊訓練,那其他學生還有誰來照顧?可到其眼中,這好像是理所當然,只想到自己方便,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他人順着自己。在其心中,究竟有多「抱歉」?

有這樣的人,而且是老師。

補充一句:太太說的對!

1 則留言:

說...

男:

看著別人的輕輕一句,便把自己用心的安排打亂,還要因此再花不知多少時間善後。這種難受與氣,可以明白,也親歷其間。

曾經為此改變自己,話氣重點、面容緊點。可是,原來省下的時間、給漫不經心的人吃點苦頭的快感,彌補不了違反本性的鬱悶。

與人方便的反面,其實就是給人揾笨,但若本性如此,忘記客觀事實,來點阿Q精神,至少自我感覺良好。

相識多年,我想,你也是本性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