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6日星期日

家祭


這兩天回鄉拜祭先人。
不知從哪年開始,我們這族方氏分支都會相約祭祖。先祖的墓地位於中山市大同某山山麓,草木繁茂,蒼翠欲滴。
一個來自城市的小孩子,好奇地望着許多大人為祭祀忙忙碌碌:有人在上香,有人在鋤草,有人在燒衣,總之是各有各忙……但許多時候,大人的注意力都會落在這個小孩子身上。這小孩的心情其實也挺複雜的:一方面不知道這些大人還要在這荒郊野外逗留多久,另一方面與這麼多堂兄弟姊妹跑跑跳跳,吵吵鬧鬧,不失為樂事一樁。
那小孩子最怕上香,因為大人們總是把上香的位置都插得滿滿的,才叫小孩子放香──這不是簡單的事情啊!香放不好,火星和灰都會一同掉到手背上,莫說不可怕!大人們可就不明白!唉!
這位小孩子,已經許久沒有再跟隨父母回鄉祭祖,直至今年,他已經三十多歲……
重返舊地,墓看上去小了,從前的「大人」,換成了老人家。昔日的泥地變成了草叢,雜草又成了矮樹,而當年的樹木已被滿滿的蔓藤纏住,恐怕也時日無多。相同的是,墓地前仍然有小孩子們在嬉戲。
而那位昔日小孩,就默然看着眾生相,回想舊日種種,不勝感慨。
當然,現今的小朋友依然要面對最為難的時刻,可他們應該不會明白:為什麼有這麼一位叔叔,總樂意為他們插香?

1 則留言:

Fon 說...

印象最深的是霹靂拍嘞的炮杖聲,還有那個「方便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