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7日星期二

<情書>


這張紙……
怎麼會在這裏?
不早就斬草除根了嗎?

隻言片語的震撼,

在毫無準備下承受;
永不兌現的諾言,

也無可奈何地回首。

我是怎樣忘記?
因為
不似你,
傷口不曾烙在身上;
看不到,便以為沒有;
沒有,就傷不了自己……


這是棋差一著,
還是早知如此?
今夜冷不防
仍被紙緣割傷。

2010年10月10日星期日

童年時


多謝FACEBOOK朋友

2010年5月27日星期四

2010年5月26日星期三

印象西湖雨----張靚穎

雨還在下,落滿一湖煙
斷橋絹傘,黑白了思念
誰在船上,寫我的從前
一筆誓言,滿紙離散
雨~~~ 站在湖邊
雨~~~ 遙望北岸
雨還在下,落滿一湖煙
斷橋絹傘,黑白了思念
誰在船上,寫我的從前
一筆蝴蝶,滿紙離散
我的告別,從沒有間斷
西子湖上,一遍一遍
白色翅膀,分飛了流年
長歎一聲,天上人間
雨還在下,淋濕千年
湖水連天,黑白相見
誰在船上,寫我從前

一說人間,再說江山

2010年5月6日星期四

6/5-2010遇襲

video

2010年5月5日星期三

2010年5月1日星期六

2010年4月6日星期二

25/12-2007 黑沙海灘誌



註:黑沙海灘長約1350 米,黑沙幼滑,是澳門最大的天然海灘,被譽為澳門八景之一。黑沙海灘近年因水土流失面積逐漸縮小,當局遂以黃色新沙補充,原有的黑沙被覆蓋在底層和岸邊,看起來比新沙還要少。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網

2010年1月17日星期日

2009年12月30日星期三

26/12-2009濕地公園之旅


圖為方載極度喜愛的景觀。

2009年12月20日星期日

<航>

寂靜的夜裡
睡夢中你不知道
儀錶板上的小鞋在說悄悄話:
東西南北
多少公里
直路急彎
都要認清
為了領着你的小腳
踏上避風港的堤岸看水光
迎着風聽一個個高低的浪


這雙為我永久珍惜的小鞋
將伴着和你練習的步聲
在耳邊不住響着
有若領你遠航的氣笛


總有一天
你會提起小鞋蹣跚走去
拍着大門
回頭看看我和媽媽
想到的地方在門外嗎?
家門不會牢牢關上
你將有更大的船舶
追逐自己的海風和浪


夜很靜
俯身細聽你均勻的呼息
輕輕湊向你微暖的小臉──
夜色會徐徐消散
黎明將臨
門一打開
你會看見粼粼波光
揚帆吧
方航

聖誕任務

聖誕將至,要好好計劃時間,有好多工作、事情要完成的,加油!

2009年10月22日星期四

車閘

清晨。除了婆婆外,整個世界彷彿仍在夢中,包括停車場上另外兩架車。

開閘。


駕車上班,晚上回來同屋住戶的私家車都已泊好,只我下車開閘、關閘……感覺蒼涼。


像蠟燭一樣,每個人的生命都在燃燒,能否控制火力快慢,和所照的位置?

2009年10月11日星期日

生日快樂

不管是為我慶祝,還是記得我生日的人。多謝!

2009年10月4日星期日

中秋

自小很愛中秋:天氣不冷不熱,家裏總備有各式水果美食,還滲透着一種其他節日沒有的情味。

愛在中秋到街上夜遊。天上明月,人間燈火,歲月凡塵,仿彿都在身邊亮過、掠過,然後退去。在人世間一路走着,感覺似是過客,是遊子。過客孤獨,遊子寂寞。心事很多,知己不少,但不敢說,不想提起。突然想起自己不喜歡開窗,有時覺得把自己關起來會較舒服。

我喜歡中秋,可能就是這個原因:它讓我每年有一次借故發揮文人感傷的機會。

2009年7月10日星期五

2009年6月17日星期三

方太生辰

今天是內子2x歲生日,雖然很累,心情也不大漂亮,仍有一大疊卷要批改,但還是與她到了黃金海岸吃自助餐。方太仍是一臉孩子氣,唉……希望我愛的和愛我的人都開開心心,這是我始終如一的心願。
明天起,世界可會不一樣?

2009年5月30日星期六

2009年4月17日星期五

四月天,話變遷

##特別的四月。

##往常的家只會聽到電視聲,太太聲。這幾天還開始聽到載載發出不知向誰說的「波波」聲;不規律隨意發出跨越七個音階的「呀呀」聲;還有無緣無故自己發出的笑聲,令整個居室變得充滿娛樂性。

##四月是搬家的日子,我們將離開十分熟悉的荃灣。新居是村屋,三房兩廳,連天台及車位,露台對出的大樹常見稀有雀鳥稍作停留,還有許多蚊子……幸好也有以此為食的燕子。

##車已取回,加送了雨擋,放了香味劑,貼上"BABY IN THE CAR"膠牌。希望日後少生意外,路路暢通,免家人擔心牽掛。小插曲一樁,修車期間兩次在德福廣場某大書店閒逛,分別碰上兩本(部)久尋不獲的好書,分別是黃仁逵的《放風》和黃國彬的《神曲》,如獲珍寶,當下立購。

##這幾天終於下定決心買了兩份保險。年青的時候覺得不需要、不必花、不值得花,唉!年紀大了,真的就瀟灑不起來……很奇怪,錢這樣花掉,但心情反而放輕了。

##還有,今天的最新消息,我們一家又有喜訊^_^(密)……

##珠海物業在本月終有突破,一家背負多年的包袱立即卸下,很替父母高興,鬆了一口大氣啦!

##爸媽於珠海舊居客廳掛了詩畫兩幅,謂「始隨芳草去,又逐落花回。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際遇的順逆從來是無定向風,順境時切莫沾沾自喜,逆境時無妨放眼望前,或放眼身邊所有。已經作好心理準備,常言道:「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按比例……

2009年3月30日星期一

2009年2月12日星期四

<五行無阻>余光中

任你,死亡啊,謫我到至荒至遠
到海豹的島上或企鵝的岸邊
到麥田或蔗田或純粹的黑田
到夢與回憶的盡頭,時間以外
當分華的劍影都放棄了追蹤
任你,死亡啊,貶我到極暗極空
到樹根的隱私蟲蟻的倉庫
 也不能阻攔我回到正午,回到太陽的光中
或者我竟然就土遁回來
當春耕翻破第一塊凍土
 你不能阻攔我
從梨尖和大地的親吻中躍出
或者我竟然就金遁回來
當鶴嘴啄開第一塊礦石
 你不能阻攔我
從剛毅對頑強的火花中降世
或者我竟然就木遁回來
當鋸齒咬出第一口樹漿
 你不能阻攔我
從齒縫和枝柯的激辯中迸長
或者我竟然就火遁回來
當霹靂搠下第一閃金叉
 你不能阻攔我
從驚雷和迅電的宣誓中胎化
或者我竟然就水遁回來
當高潮激起第一叢碎浪
 你不能阻攔我
從海嘯和石壁的對決中破羊
即使你五路都設下了寨
金木水火土都閉上了關
城上插滿你黑色的戰旗
也阻攔不了我突破旗陣
那便是我披髮飛行的風遁
風裡有一首歌頌我的新生
 頌金德之堅貞
 頌木德之紛繁
 頌水德之溫婉
 頌火德之剛烈
 頌土德之渾然
唱新生的頌歌,風聲正洪
你不能阻我,死亡啊,你豈能阻我
回到光中,回到壯麗的光中

2009年2月11日星期三

<面紗如霧──長女珊珊的婚禮上>余光中


羅安格林幸福的步調
風琴聲裡你挽著我的臂彎
走向過道的彼端,緩緩
牽動滿堂炯炯的目光,向聖壇
羅安格林的音韻正悠揚
且讓新郎再等待一下吧
幾分鐘後就相守一生
面紗如霧,你的臉龐在霧裡
興奮的眼神帶著赧笑
遠眺著薔薇色的未來
而我,雖然一步又一步
也朝前走著,我卻在回顧
透過夢幻的白紗如霧
透過一張圓頂的紗帳
裡面正睡著一個女嬰
我搖著一架小推車,輕輕
搖著也是這樣的七月
搖著廳門街深長的小巷
搖著被蟬聲催眠的下午
──大風琴聲戞然而止
幾分鐘的地毯啊已到盡頭
留下那嬰孩在手推車裡
還在古老的巷底搖著
要搖到幾時才長大呢
才有陌生的武士來吻醒呢
「是誰啊來將這新娘交出?」
忽然那牧師問道,滿堂肅靜

我遲疑了一下,說,「是我」

2009年2月10日星期二

<母難日.三題>──余光中


<今生今世>

今生今世

我最忘情的哭聲有兩次
一次,在我生命的開始
一次,在你生命的告終
第一次,我不會記得,是聽你說的
第二次,你不會曉得,我說也沒用
但兩次哭聲的中間啊
有無窮無盡的笑聲
一遍一遍又一遍
迴盪了整整三十年
你都曉得,我都記得

<矛盾世界>

快樂的世界啊

當初我們見面
你迎我以微笑
而我答你以大哭
驚天,動地

悲哀的世界啊
最後我們分手
我送你以大哭
而你答我以無言
關天,閉地

矛盾的世界啊
不論初見或永別
我總是對你大哭
哭世界始於你一笑
而幸福終於你閉目

<天國地府>

每年到母難日
總握著電話筒
很想撥一個電話
給久別的母親
只為了再聽一次
一次也好
催眠的磁性母音

但是她住的地方

不知是什麼號碼
何況她已經睡了
不能接我的電話
「這裡是長途台
究竟你要
接哪一個國家?」

我該怎麼回答呢
天國,是什麼字頭
地府,有多少區號
那不耐的接線生
卡撻把線路切斷
留給我手裡一截
算是電線呢還是

若斷若連的臍帶
就算真的接通了
又能夠說些什麼
「這世界從你走後
變得已不能指認
唯一不變的只有
對你永久的感恩」

2009年2月9日星期一

<一雙舊鞋>余光中

陪我走過這一段世途
上山下山
上樓下樓
左轉右彎
停停走走
而在最合腳的時候
卻準備將你一拋
緣份已盡,不再回頭
崎嶇是你的,碎石與泥沙
沈重是你的,難走的路途
總是狠狠將你踐踏
有時要踢,有時要跨
最後一次捧你在手裡
撫摸已經破舊的外型
依然帶著我穿慣的體
以後的路呢,你問
自然有新鞋來陪伴
──直到有一天
所有的路都到了終點
任何鞋子不能送行
這一具破舊的軀體
又會怎樣地被人拋棄
在怎樣的一條路邊?


2009年2月8日星期日

<一枚銅幣>余光中


我曾經緊緊握一枚銅幣,在掌心
那是一家燒餅店的老頭子找給我的
一枚舊銅幣,側象的浮雕已經模糊
依稀,我嗅到有一股臭氣
一半是汗臭,一半,是所謂銅臭
上面還漾著一層惱人的油膩
一瞬間我曾經猶豫,不知道
這樣髒的東西要不要接受
但是那賣油條的老人已經舉起了手
無猜忌的微笑蕩開皺紋如波紋
而我,也不自覺地攤開了掌心
一轉眼,銅幣已落在我掌上
沒料到,它竟會那樣子燙手
透過手掌,有一股熱流
沸沸然湧進了我的心房。我不知道
剛才,是哪個小學生用它買車票
哪個情人曾用它卜卦,哪個工人
用污黑的手指捏它換油條
只知道那銅幣此刻是我的
下一刻,將隨一個陌生人離去
我緊緊地握住它,汗,油,和一切
像正在和全世界人類握手
一直,我以為自己懂一切的價值
百元鈔值百元,一枚銅幣值一枚銅幣
這似乎是顯然的真理
但那個寒冷的早晨,我立在街心
恍然,握一枚燙手的銅幣,在掌心

2009年2月7日星期六

<挖土機>余光中

嗜土的樣子就像嚐血
那一排無可理喻的怪牙
只要一口咬定
就缺了一大塊風景
泥沙就從牙縫裡瀉下
扎扎的馬達聲裡
不到一個月,就把整個山坡
吃剩了瘦瘦的半條背脊
到底要嚼碎多少牧歌
你才肯罷手呢,怪牙?
無論我跑得多遠
無論我跑得多快
只怕再也逃不過
來勢如坦克你的履帶
一小時幾碼的速度
在我的腳跟後一路追來
誰要是敢向你索討
失蹤的蝴蝶,蜜蜂和鳥
和幾畝不能復活的春天
那一排猙獰的怪齒
伸長着頸子昂頭吼叫
「凡我到處,誰都擋不住
一整排蠢蠢欲動的樓屋
一整條不耐煩的公路
都在我背後擠我推我
催我的履帶帶動未來
不相干的,通通都給我讓開
別阻礙嶄新世界的隊伍
你要的風景嗎,還你!」
一陣骨碌碌之後
又吐出一大口泥沙

<控訴一枝煙囪>余光中

用那樣蠻不講理的姿態
翹向南部明媚的青空
一口又一口,肆無忌憚
對著原是純潔的風景
像一個流氓對著女童
噴吐你肚子不堪的髒話
你破壞朝霞和晚雲的名譽
把太陽擋在毛玻璃的外邊
有時,還裝出戒煙的樣子
卻躲在,哼,夜色的暗處
像我惡夢的窗口,偷偷地吞吐
你聽吧,麻雀都被迫搬了家
風在哮喘,樹在咳嗽
而你這毒癮深重的大煙客啊
仍那樣目中無人,不肯罷手
還隨意撣著煙屑,把整個城市
當作你私有的一只煙灰碟
假裝看不見一百三十萬張
——不,兩百六十萬張肺葉
被你薰成了黑懨懨的蝴蝶
在碟裡蠕蠕地爬動,半開半閉
看不見,那許多矇矇的眼瞳
正絕望地仰向
連風箏都透不過氣來的灰空

2009年2月1日星期日